RSS

大慈善=公益吗


     
      今年的两会中,慈善法立法热闹非凡,如火如荼。与其他更为专业的立法相比,似乎慈善法谁都可以谈两句,谁都觉得自己有资格谈。讨论做善事吗,谁不会呀!
     但果真如此吗?
      据说,十几年前就有代表委员在两会中呼吁启动慈善立法,作为慈善事业的主管机关,民政部也积极响应,2005年开始起草一部《慈善事业促进法》,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什么是慈善,就没有说清楚过。
      2006年10月,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将慈善事业作为社会保障制度的子项,与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和社会福利并称,用以“保障群众基本生活”,这种慈善的涵义基本上就是扶贫、济困、扶老、救孤、恤病、助残,救助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发慈心而行善举。慈善事业可否官办?和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到底什么关系?说不清,道不明,法律草案成型了,但立法进程却停滞了。
     慈善的认知
      随着社会建设与社会治理的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慈善立法的呼声再次高涨起来,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慈善法的起草机关从国务院换成了全国人大内司委,这是新时期全国人大主张立法主导权的体现,于是,慈善行业界、学界再次欢腾一起。“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又是民间版本,又是开门立法,各类讨论会、座谈会、论坛不断,红红火火,成为全国人大民主立法的一次典范。
      然而,“慈善”这个概念如何进行法律界定?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困境,没有立法的时候,虽然有争议,但是大家只管做事,事情做了,言辞有瑕疵,也算不得大事,但一朝进入法条设计,表达与实践需要一致,行动亟待话语的正当性支持,原本的争议点再次显露出来。
      什么是“慈善”?是利他行为吗?不,这只是小慈善、传统慈善,只是“富有同情心”的“仁慈善良”,扶助弱小贫困的行为,那么加上“促进科教文卫体事业发展、保护生态环境”,具有人类社会共同进步的含义,就是大慈善了吧。
      什么是“公益”,公共利益,或称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这似乎已经很明确了,但如果我们引入文化这一变量,讨论汉语的“公”和西文“public”的汉字表达之间微妙的差别,原本的确定性就需要重新认